咨询热线
15366159729

广告合同纠纷,客户以未履行附属义务及发布主体问题拒绝支付广告费

【一审诉讼请求】

A公司一审诉讼请求:1.B公司支付A公司广告款70万元及违约金144000元,合计844000元。2.B公司向A公司支付广告监播费用16320元。3.龙某对上述付款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4.本案诉讼费用、保全费用由B公司、龙某承担。

【一审查明事实】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年1月15日,A公司与B公司签订《中国中央电视台广告代理发布合同》一份,双方约定:B公司委托A公司在中央电视台CCTV-7频道《农广天地》栏目制作播出相关广告,播出长度和周期为片尾挂板/全年/624次;广告制作播出费用为72万元,付款方式为每月播完付当月款,全款分12次付清(不含税);违约方需向对方支付违约金(本合同总标的的20%)及差旅费和律师费,B公司法定代表人对以上内容承担个人连带责任;合同其他条款约定,A公司免费为B公司策划制作片尾挂版广告片,免费为企业策划、制作10分钟宣传片,以便企业对外宣传,如企业有重大活动,需媒体捧场免费支持。A公司、B公司均在合同上签章确认,龙某亦在合同上签名确认。

2016年1月16日,B公司签章确认A公司出具的《广告审片合格确认函》,确认函载明:B公司在中央电视台七套发布的形象广告,已由A公司策划、制作完毕,尽快按中央电视台审核标准审核并安排播出。2016年2月19日,A公司向B公司邮寄送达《播出通知》一份,通知B公司片尾挂版特项广告将于2016年2月23日起在中央电视台七套《农广天地》栏目播出,播出形式为每次10秒,随片尾滚屏时,在主持人另一侧出现动态视窗压屏,占画面1/4。A公司的广告代理证中记载的代理期限为2016年1月1日至2016年12月31日,B公司2017年度的广告由A公司委托案外人中视恒亿公司继续代为播放。

2017年7月6日,经A公司委托,案外人C资讯(北京)有限公司出具《广告投放监测报告》一份,报告显示2016年2月23日至2017年4月24日期间,“某硒餐”10秒片尾挂版广告在《农广天地B》及其相应时段共播出(首播及重播)637次,播出时长6370秒。A公司制作该监测报告花费监测费用16320元。

2016年10月21日,B公司注册“某硒餐”的商标,有效期至2026年10月20日。中央电视台第七频道农广栏目频道的播放照片显示,A公司为B公司所做广告的名称为“某硒餐优质富硒农产品”。

2016年2月16日,B公司向A公司支付价款2万元,余款未再支付。2016年10月18日,B公司向A公司发函一份,承诺将会在2016年10月23日前给A公司汇款5万元,但要求A公司履行承诺,从2016年10月18日起的30天内,为B公司制作15分钟的广告宣传片,若A公司不能履约,B公司将不对所欠的任何广告费负责。后A公司按照该函件的要求为B公司制作了15分钟的广告宣传片。

【一审判决结果】

一审法院认为,A公司与B公司之间的广告代理发布合同依法订立,合法有效,对双方当事人均有法律约束力。根据A公司提供的《广告投放监测报告》显示,A公司已经按照合同约定为B公司在相应的平台制作并发布了广告,且广告时长已经超过合同约定的时长,广告的内容亦与合同约定的内容相符。但B公司未按照合同约定支付足额价款,构成违约,应当承担违约责任,扣除B公司已支付价款2万元,现B公司尚欠价款70万元。合同约定违约方需按照合同总标的额72万元的20%计算违约金,该违约金的计算标准符合法律规定,予以支持。A公司主张B公司向其支付价款70万元及违约金144000元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双方在合同中仅约定违约方应向对方支付违约金及差旅费和律师费,对于监测报告费,合同中并未作明确约定,因此,对于A公司主张B公司支付监测报告费16320元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案涉合同约定,龙某作为B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对于B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且龙某在合同中已签名确认,龙某对于其承担担保责任的事实,一审当庭予以认可。A公司主张龙某对于B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诉讼请求成立,予以支持。

B公司主张A公司未按照合同约定修正广告内容,将“某硒餐”写成了“某硒餐优质富硒农产品”。对此,一审法院认为,B公司取得“某硒餐”商标的时间为2016年10月21日,双方签订合同的时间为2016年1月15日,合同签订时,B公司尚未取得该商标,且B公司在签订合同后,对广告的内容进行了审核,并在确认合格函中签章确认,故B公司认为A公司广告播出内容不符合合同约定的主张不能成立。对于B公司主张A公司未及时修正广告内容的抗辩,不予采信。

B公司提供相应函件中约定,若A公司履行了承诺,B公司将会在每月23号前向A公司汇款足额的广告费,若A公司不能履约,B公司将不对所欠的任何广告费负责。现A公司提供相应的宣传片载体证明其已履行为B公司制作宣传片的义务。B公司主张A公司未制作宣传片及未参加其宣传活动的抗辩,不予采信。

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第三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一、湖南B农产品实业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支付A(北京)广告有限公司江苏分公司广告费70万元、违约金144000元,合计844000元;二、龙某对于湖南B农产品实业有限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龙某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湖南B农产品实业有限公司追偿;三、驳回A(北京)广告有限公司江苏分公司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6202元,保全费5000元,合计11202元,由湖南B农产品实业有限公司、龙某承担。

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对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A公司无异议,B公司及龙某认为,1.A公司并未为B公司制作15分钟宣传片,2.中视恒亿公司是否播放广告与A公司无关,案外人的权益应由案外人自行主张。本院对双方当事人均无异议的事实予以确认。

【二审上诉意见】

B公司、龙某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A公司的诉讼请求,A公司负担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事实与理由:1.一审判决认定“2016年10月18日,B公司向A公司发函一份。后A公司按照该函件的要求为B公司制作了15分钟的广告宣传片”与客观事实不符。B公司需要的宣传片必须是经过专业策划、制作、方便企业用于对外宣传的宣传片,而A公司并未提供符合上述要求的宣传片。2.一审判决认定“B公司2017年度的广告由A公司委托案外人北京中视恒亿广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视恒亿公司)继续代为播放”与事实不符。A公司从2017年1月1日起就没有资格为B公司播放广告,案外人中视恒亿公司是否继续播放广告无证据证明。中视恒亿公司是否为B公司播放广告,B公司是否需要支付报酬,是中视恒亿公司与B公司的法律关系,与A公司无关。3.A公司向B公司提交合格的宣传片之前,B公司有权拒绝付款且无需承担违约责任。4.一审判决以A公司在庭审中提供光盘视为提供宣传片,以庭审中的履行否定A公司此前的违约行为,进而否定B公司同时履行抗辩权的主张,存在逻辑错误。

A公司辩称,1.A公司已为B公司制作了10分钟的广告宣传片,一审判决描述为A公司制作了15分钟的宣传片属于笔误,但不影响本案法律事实的认定,对本案的判决结果不构成影响。2.双方在合同中对10分钟的广告宣传片内容及标准并没有作出明确约定,A公司为B公司制作了宣传片并向其交付应视为义务已完全履行。3.由A公司的关联公司中视恒亿公司在同一栏目同一时间段代履行广告播出义务,并不违反双方的合同约定,A公司在由中视恒亿公司代为播放前已向B公司进行过充分告知,若B公司不认可A公司完全履行广告播出义务,应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明。4.从双方合同约定的具体内容来看,A公司的合同目的是取得播放广告的价款,B公司的合同目的为在央视七套《农广天地》栏目发布广告,宣传片的制作与合同的主要义务之间并没有牵连性,上诉人主张其有权以此理由行使同时履行抗辩权,没有法律依据。综上,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查明事实】

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B公司是否应当支付广告费70万元及相应违约金。

本院认为,A公司与B公司签订的《中国中央电视台广告代理发布合同》合法有效,双方均应按约履行各自义务。

【二审裁判结果】

关于案件争议焦点,本院认为,B公司应当支付广告费70万元及相应违约金,具体理由如下:第一,案涉合同为广告代理发布合同,合同主要权利义务为A公司为B公司在央视《农广天地》栏目发布相应时长的广告,B公司支付广告发布费72万元。合同中虽然还约定A公司免费为B公司制作10分钟宣传片,免费捧场支持B公司的重大活动,但该两项义务仅为附属义务,B公司以A公司未履行附属义务为由主张其有权不履行其合同主要义务支付广告费不能成立。第二,合同约定付款方式为“广告先播出,每月播完付当月款,全款分12次付清”。合同约定的付款条件是当月播完广告,至于A公司是否履行前述两项免费义务与付款之间并无关联。第三,B公司2016年10月18日发函给A公司,称其将会在2016年10月23日前汇款5万元给A公司,同时要求A公司在2016年11月18日前制作15分钟宣传片,如A公司不能履约,其不对所欠广告发布费负责。该函件内容系B公司的单方意思表示,对A公司无约束力。且即便按该函件内容执行,B公司亦应当先支付5万元广告费,B公司在未支付费用的情况下无权要求A公司按函件要求时限交付宣传片。第四,A公司提交的光盘证明其已实际为B公司制作10分钟宣传片,鉴于B公司未按时付款,故未将宣传片交付B公司。结合现有证据应当认定A公司已完成合同义务,未交付宣传片属履行抗辩权亦不构成违约。B公司对宣传片的品质提出的异议无合同依据,不能成立。第五,A公司的合同义务是在《农广天地》栏目为B公司发布广告,至于广告是否以A公司名义发布,合同中并无限制,故A公司在2017年1月1日后委托关联公司中视恒亿公司代为发布广告并不违反合同约定,B公司提出的广告发布工作应由A公司专属完成,委托其他公司完成B公司即有权不支付费用的观点缺乏事实法律依据,不能成立。

综上,B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准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南京知名律师

赞(1)

南京律师咨询

热线153-6615-9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