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15366159729

民商事案件涉及刑事犯罪嫌疑,民商事案件应否驳回起诉

关键词:南京律师,民商案件,涉及犯罪,驳回起诉

一、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

人民法院作为经济纠纷受理的案件,经审理认为不属经济纠纷而有经济犯罪嫌疑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1条(1998年4月21日,法释〔1998]7号)。

二、最高人民法院答复

1995年9月7日,杭州鹏程制衣有限公司(下称有限公司)经理徐永选以“承接服装订单、购面、辅料”为由,向华夏银行杭州分行(下称华夏分行)借款500万元。中国抽纱品进出口(集团)公司在双方签订的借贷合同上盖章担保。同年9月11日,华夏分行将50万元汇入有限公司账户。9月15日,徐永选以有限公司的名义将该款中的450万元汇入上海物资期货经纪有限公司进行期货交易,其余款项被徐永选还账、挥霍。此后,徐永选潜逃。据此,北京市公安局对徐永选以涉嫌经济犯罪进行侦查。鉴于有限公司、进出口公司等三方在借贷合同上加盖的公章是真实的,华夏分行将500万元汇入有限公司的账户。根据《民法通则》第43条企业法人对它的法定代表人和其他工作人员的经营活动,承担民事责任”的规定,徐永选涉嫌经济犯罪,不能代替或免除有限公司应承担的民事责任。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华夏分行诉有限公司、进出口公司借款合同纠纷一案并无不当。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北京市公安局侦查徐永选涉嫌经济犯罪与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争议问题的处理意见》(法经C1997404号)张彬虽系西山矿务局晋深实业发展公司(不具备企业法人资格)的承包人,但张彬承包该公司后,未经其上级主管单位西山矿务局生活服务总公司及西山矿务局的授权或同意,以出具虚假的资产调拨单、虚假的场地证明等,非法成立了联运站,任命自己为企业法人代表并经有关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办理了《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此后,张彬以联运站的公章和伪造的《煤炭要车计划表》先后同淄博市临淄区供销社大厦、徐州矿务局华美公司等多个单位签订煤炭购销合同、贷款合同,骗取货款、贷款等计500万余元,其中大部分款项被其用于赌博或挥霍。据此,太原市公安局对张彬以涉嫌诈骗犯罪进行侦查是正确的。鉴于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人民法院受理的供销社大厦诉联运站购销合同纠纷一案、江苏省徐州市泉山区人民法院受理的华美公司诉联运站购销合同纠纷一案的法律事实均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的事实相同,该案应按经济犯罪案件处理为宜。——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山西省太原市公安局侦查张彬涉嫌诈骗犯罪与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江苏省徐州市泉山区人民法院受理经济纠纷案件争议的处理意见》(法经〔199888号)。

三、最高人民法院裁判文书

武汉赛迪尔经济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与武汉市东西湖区国债服务部、武汉市国债服务部侵权纠纷案(最高人民法院〔1999经终字第14号民事裁定书)最高人民法院认为,赛迪尔公司的起诉符合《民事诉讼法》第108条规定的条件,原审法院应予受理。黄汉东作为东西湖代理处的工作人员,其行为是否构成职务行为,东西湖代理处是否承担民事责任,应通过实体审理才能依法决定。裁定撤销原审关于驳回赛迪尔公司起诉并移送公安机关的裁定,由原审法院进行审理。

四、最高人民法院法官著述

关于该问题,存在两种观点:1.由于民商事纠纷案件涉及刑事犯罪嫌疑,故民商事纠纷案件应全案移送公安、检察机关进行侦查、提起公诉,民商事纠纷案件应裁定驳回起诉。2.基于民、刑案件分别受理、审理的原则,尽管民商事案件涉及刑事犯罪嫌疑,但在程序审阶段,人民法院应根据《民事诉讼法》第108条关于受理条件的规定,对原告的起诉应否受理进行审查。对原告方是否是真正的权利主体、是否应承担民事责任等问题的审理,属于实体审理范畴,不应在程序审阶段解决,故上述问题不能影响法院受理民商事案件。在民商事案件的受理过程中,只要符合《民事诉讼法》第108条规定的受理条件,法院就应立案并进行实体审理,如果在实体审理中发现原告方并非真正的实体权利人,则可判决驳回原告方的诉讼请求。不能仅因涉及刑事犯罪嫌疑就从程序上驳回起诉,不进行实体审理这不利于保护民事主体的民事诉权。一宋晓明、张雪楳:《民商事审判若干疑难问题民刑交叉案件》,载《人民法院报》2006年8月23日。

有的法院受理民商事纠纷案件后,只要发现该案涉嫌刑事犯罪,不论犯罪主体是单位内部员工还是单位以外的人,也不论行为人犯的是什么罪,一概裁定驳回当事人起诉,有的还在裁定书中载明“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等字样。这种做法剥夺了当事人的民事诉权,既违反程序法,也违反实体法。当民商事纠纷与刑事犯罪交叉时,不少法院简单地裁定驳回当事人对民事关系的起诉,当上级法院裁定发回重审并要求其从实体上作出处理时,原审法院便简单地判决驳回当事人的诉讼请求。这种现象的出现,可能与《涉及犯罪若干规定》第11条规定驳回起诉的内容有关,该条规定:“人民法院作为经济纠纷受理的案件,经审理认为不属经济纠纷而有经济犯罪嫌疑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这里有两个问题需要研讨:一是当民商事纠纷与刑事犯罪交叉时应否适用驳回起诉的做法?二是人民法院向有关司法机关到底该移送什么,是全案移送还是移送刑事犯罪嫌疑的线索?首先,该条规定与《涉及犯罪若干规定》第1条和第10条的规定是互相矛盾的。第1条是从原则上规定了纠纷与犯罪应当分开审理。第10条是规定在审理纠纷时,发现与本案有牵连,但与本案不是同一法律关系的犯罪嫌疑线索、材料,应将该犯罪嫌疑线索、材料移送有关公安、检察机关查处,对纠纷应继续审理。第11条则规定,对作为纠纷审理的案件,经审理认为不是纠纷而有犯罪嫌疑的,则裁定驳回起诉,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检察机关。也就是说,《涉及犯罪若干规定》一方面规定纠纷与犯罪应当分开审理,另一方面又规定当发现审理的纠纷属于犯罪(即纠纷与犯罪交叉时),要裁定驳回起诉并全案移送。从逻辑上讲,这是自相矛盾的,审判实践中也无法操作。应进一步明确当民商事纠纷与刑事犯罪交叉时不应适用裁定驳回起诉的做法,而应从实体上作出处理。其次,人民法院在审理民商事纠纷案件时发现有刑事犯罪嫌疑的,应当及时予以移送。那么,移送的对象是什么,是部分移送,还是全案移送?《涉及犯罪若干规定》第10条规定移送的对象是“犯罪嫌疑线索和材料”,也就是说,当民商事纠纷与刑事犯罪交叉时,应当移送与犯罪嫌疑有关的线索和材料,即是部分移送,并非是全案移送。这一原则应当予以强调并长期坚持下去。——徐瑞柏:《民商事纠纷与刑事犯罪交叉的司法对策》(上),载中外民商裁判网

赞(0)

南京律师咨询

热线153-6615-9729